• 01
  • 03
  • 04
  • 05
  • 06

文化生活

文章阅读

当前位置:
当前位置: 首页?? 文化生活?? 文化之旅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读沈从文《边城》有感
    “五点钟贴一角夕阳
    六点钟挂半轮月光
    想所有的人把所有的日子
    就过在做做梦,看看墙
    墙头草长了又黄了。”

    卞之琳这首感叹人生价值的诗却是我最为喜欢的。虽说,“墙头草长了又黄了”描绘的是岁月的流失,日复一日的枯燥无味。可我更喜欢字面的意思——“长了又黄了”,像一个淡泊、无欲无求的代名词,是简单的梦想,却也只能是梦想一样遥不可及。就像是《边城》里管了五十年船,尽了五十年责任的老船夫。一日复一日,一年是一年,一只渡船,一只黄狗,一个翠翠,守在小溪边,渡了若干人。
    高中课本里《边城》的节选,更多的是翠翠的细腻感情,好似在与16岁少女终于也找到一个寄托。记得最清楚的是,班里的女同学都互称着翠翠,玩笑中总是“翠翠,你长大了,有心事了。”而真正对于湘西边境、自然纯朴的人家、小山城中的故事都好似随溪水顺流而下,飘在溪面上,流经我们的现在,爱上了这个叫茶峒的小山城。
    沈从文笔下的湘西,生命力充沛,美得把人困在了画卷里,凡有桃花处必有人家,凡有人家处必可沽酒;在人情冷暖中却又布满凄凉 ,沈从文曾说过“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,看过许多次的云,喝过许多种类的酒,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”。文人常常把自己的感情寄托在作品中,他编织了一个梦,远离浮躁、虚伪、庸俗的理想家园,在历史起伏里期待不被沉沦。
    “……到了冬天,那个圮坍了的白塔,又重新修好了。那个在月下唱歌,使翠翠在睡梦里为歌声把灵魂轻轻浮起的年青人还不曾回到茶峒来。这个人也许永远不回来了,也许明天回来!” 很多人都想着,如果一开始翠翠爱上的是走车路的天保,就不会徒增伤悲?可我想到的是贾宝玉的“空对着,山中高士晶莹雪;终不忘,世外仙姝寂寞林。”该笑的时候没有快乐,该哭泣的时候没有眼泪,该相信的时候没有诺言,这是翠翠的结局,也是她的选择,都说翠翠的爱情是悲剧,因为等不来归期。他死了,他走了,对于翠翠,还只是一个人,一只船,一只狗,甚至没有祖父。这并不是人的罪过,而是得以相爱的证明,也许我们每个人,都是翘首期盼的翠翠。
    看《边城》就好似品茶,得细细的品,闻着它的芬芳,在口腔驰骋;文字是朴素的,那样云淡风轻的描写,呈现出的是秀丽的小镇风光和乡土世故。就好像我也清楚的听到了溪水声,缠绵的歌声,端午的香烛鞭炮声。字里行间,都没有提到爱情,可无处不在彰显着爱,以翠翠的爱,连贯着天保、傩送的爱,这样的寥寥数语,写出了过由不及的隐秘痴处,就像是在对溪悬崖半腰摘了一把虎耳草……
    原来,这象征着爱情。
上一篇: 向上的风景——登青城山有感
下一篇: 最好的时光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
Powered by duxcms © 2011-2013 duxcms.com Inc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