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01
  • 03
  • 04
  • 05
  • 06

文化生活

文章阅读

当前位置:
当前位置: 首页?? 文化生活?? 文化之旅

    喜欢冬日,大抵因为是出生的季节,若下点小雪就更妙了,斜阳疏竹,庭霰簌簌,一点白三分落,红泥小炉醅一壶绿蚁新酒,隔窗听雪,欲饮一杯无?这样一来肃杀严冬倒也有了几分可爱。

    午后贪睡的后果就是一觉醒来发觉天都黑了,满室昏暗,突然就生了悲怆之感,就像小时候睡午觉,被窗外蝉鸣惊醒,墙上指针已转了大半圈,那样怅然若失,好像被大片的时光遗弃,于是起身来到屋外想醒醒这空旷的错觉。平日熙熙攘攘的小巷如今只剩几盏孤零零的路灯木然的立着,偶尔路过的行人也失去往日闲逛的兴致搂紧外套行色匆匆。望了望夜空,惨淡的月色,张爱玲式的句子突然就冒出来,“三十年前的月亮该是铜钱大的一个红黄的湿晕,像朵云轩信笺上落了一滴泪珠,陈旧而模糊”。想了想还是先信步走走,夜晚朔风阴冷,走回到出租屋的时候脸上已经是硬梆梆的凉,内心却没来由的觉得充盈。

    大约想起前些日子,那时还是秋风瑟瑟。在办公室坐的久了偶尔会出去走两步。沿着两旁都是商铺的小道,听着素未平生却热情不减的叫卖声,夹杂着偶尔车辆的呼啸而过。固执的喜爱那条道路,是因为喧嚣的人群,能放松长期压抑在写字楼里面对电脑的沉闷,恍如隔世地重回众生。

    看我们天蝎座,喜欢的东西便会一成不变,一直喜欢下去。就像是爱豇豆肉沫饭,哪怕被人说俗气依旧吃饭时永远只点这一样,可是其他大鱼大肉不好么,却偏偏不喜欢。就像老人家爱说:;所以不管喜欢什么,都得节制。哪怕再喜欢,喜欢到伤心伤身,那就不值得了。年轻时的喜欢总是要伤筋动骨,拼尽全力,那样放肆,也不过是因为青春。这样就突然曾经偏爱的一句话:“成长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虚与委蛇故作老态,还没开始拼搏,就放弃了梦想”,少年人总爱装老成,真正世故起来却开始怀念做梦的年纪。

    是常常做梦,人天生有些自命不凡,就像小时候总会觉得自己长大会变成那个很厉害的人,拯救世界。可渐渐不再做这样的梦了,成长以一种残忍的单向掠夺,带走了年幼时最华丽的梦境。这个时候我会想起自己的童年时光,那时梦想做科学家,可是科学家要做什么呢,完全不可知,大了些想要做警察,做律师,大大小小的梦想换了无数个,却想不通自己长大了会在什么样的领域成为什么样的人。

    小时候自己的作文被老师拿范文当来读,她破天荒的给了我一个满分,中学时开始疯狂迷恋《红楼梦》,仿佛訇然打开的绚烂旖旎的梦境,几乎是如痴如醉,后来读郭敬明,读韩寒,最后涉猎甚至泛滥到渡边淳一。当然只是偷偷的,因为家中除开《五年高考 三年模拟》或者《奥数训练》之外的书都被列入“黑名单”。那时没想过自己的人生会和文学扯上干系,以至于到多年以后,选了个“食之无味弃之可惜”的对外汉语,方觉人生真是无常。

    思绪冲洗拉回到如洪荒猛兽一般的现实,再过天马行空的梦想也只能聊以慰藉。梦想与现实毕竟是两个极端,就像我最喜欢五月天的一首歌《生存以上 生活以下》。当生活开始有压力,当不得不开始想未来,而关于梦想,总有些时刻我们不愿意相信了,不得不放一放。

    但曾经说过的大话,我还是想拼命实现它,才子王尔德说“我不想谋生,我想生活”,顾城的诗说“人生很短,人世很长”。尽管如此,我还是想在梦境与现实的夹缝之中书写一段源远流长,在这样漫长人世,努力过自己期冀的人生。


上一篇: 印象·云南(组图)
下一篇: “铸就精品工程,拓展幸福空间”——书法作品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
Powered by duxcms © 2011-2013 duxcms.com Inc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