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01
  • 03
  • 04
  • 05
  • 06

文化生活

文章阅读

当前位置:
当前位置: 首页?? 文化生活?? 文化之旅

    “试寻野菜炊香饭”、“春食野菜寒仙丹”,追溯到几千年前的《诗经》,野菜这类看似不登大雅之堂的食物便已经成为墨客们的钟爱。而在多山多雨的西南地区,野菜也成为饭桌上颇受欢迎的佳肴。对于长成在山区的孩子,孩童时候未必能每顿都配肉炒的野菜也是儿时最为美味、珍贵的记忆。

    春天,我跟几位好友到红枫湖大棚里摘草莓的时候,偶然发现了大棚边上一片闲置的地里长了很多野菜,那兴奋的劲头像是发现了新大陆。

    好不容易盼着周末,我在厨房找了一个闲置的布袋,拿着我那把只有手臂长短的小锄头迫不及待地那块闲置的地里去。春初水暖,水沟边的野草开始繁茂,水芹菜和豆瓣菜(西洋菜)也不甘示弱,长得一副娇羞水嫩的样子,没有镰刀那就用手掐,不一会儿我就掐了好大一抱水芹菜、豆瓣菜(西洋菜)。睁大眼睛再往地坎边仔细看,地表上冒出血红色嫩芽的,就是我们常吃的折耳根了,盯准目标,使劲一锄头挖下去再连同泥巴刨出来拍细,就会看到一棵棵白嫩嫩带须的折耳根茎,由于土地没有翻种,泥巴太结实,我挖的折耳根也就只有六七公分那么长,叶子拿来凉拌后,剩下的根茎至少还可以炒一盘腊肉,我这样安慰自己。随后,在草莓园大棚边上又发现了一小丛野苦蒜(野葱)……常吃食堂饭菜的我,偶尔来一顿纯天然无污染的野菜盛宴,那也要多吃几碗饭了吧。

    采好野菜回到家已是中午了,一路上心花怒放,感觉自己提着的不是野菜,而是一篮子的春天。洗好采摘回来的野菜食材,接下来就进入加工试吃阶段,不同的野菜加工出来的味道肯定是不一样的,但对于舌头来说都是一场味蕾在舌尖上跳的踢踏舞。

    我吃过的最好的水芹菜吃法是做酸菜,我的酸汤通常是去市场上买酸菜的时候给老板要回来的,先把洗干净的水芹菜装进干净的玻璃罐子里,然后等酸汤烧开后再倒入玻璃罐子,过20多分钟后,水芹菜出现了土黄色的样子,就可以吃了。吃酸水芹菜的时候,必不可少的是一盏糊辣椒蘸水和一锅喷香的包谷饭,酸水芹菜脆而不涩,润而不腻,细细咀嚼,还有股淡淡的青草味儿,关键是还有降血压的强大功效。第一缕春色就这样被我吞进了肚子里,味道却还在齿间停留。

    一个人吃饭,吃了上顿,就想着下顿该吃什么。而那不时飘出它特有的鲜香味的折耳根,也就成了我晚餐的“追求”。折耳根炒腊肉、野苦蒜烩红豆,晚餐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。先将腊肉(肥瘦)在锅里煮20分钟,捞出洗干净后切成均匀的薄片,再把挖来的折耳根折成一节一节的,淘干净备用。待油辣后放入腊肉翻炒片刻盛出,再往油锅里放入干辣椒节、蒜苗、蒜片、姜丝煸炒出香味后放入腊肉、折耳根,盐和味精适量,折耳根不能炒太久,放入油锅翻炒10秒即可,美味可口的折耳根腊肉就出炉啦。腊肉金黄,折耳根白嫩,脆嫩爽口,醇香柔润,是一道久吃不厌的农家小炒。

    野苦蒜烩红豆很简单的,用高压锅将红豆压好冷却,待油锅辣后放入切好的青椒沫、蒜片、姜丁、西红柿细丁煸炒,放入适量的盐和味精,再将红豆带汁适量放到油锅进行烩煮,红豆入味后撒上切好的野苦蒜沫即可出锅。苦蒜青,红豆红,汤汁浓而不腻,红豆入口即化,最适合下饭,民间还有“三月小蒜,香死老汉”的说法。野苦蒜烩红豆,还是百花新城安顺老土家常菜馆餐桌上一道最受欢迎的菜之一。

    印象里中的小时候,我吃过的还有椿芽煎蛋、蕨菜肉丝……香椿芽煎蛋,鹅黄柳绿,色泽诱人,食之鲜美可口;蕨菜肉丝,色泽鲜亮,清润爽口,那略带土腥的味道足以令每一个食客都迷醉,尝一口仿佛置身最为纯净的山水之间,那入口的一缕香气,亦如山间的一泓清泉,冷冽而清新。

    有人说美味是“长江绕郭知鱼美,好竹连山觉笋香”;有人说美味是“越浦黄柑嫩,吴溪紫蟹肥”;也有人说美味是“东门彘肉更奇绝,肥美不减胡羊酥”,于我而言,美味仅仅是山间偶得的一篮野菜,无论是爆炒、干煸亦或是凉拌,那丝丝缕缕的清香回荡在舌尖,引领着春天一路从喉咙走进我的心里,访遍我童年的所有回忆。

上一篇: 【务食】旧时光的味道
下一篇: 目标与坚持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
Powered by duxcms © 2011-2013 duxcms.com Inc.